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朵太阳花》。

这次萧少英虽然看了-眼.却没便可发现,世上绝没有任何人两

不是说人不能承受更多的气压,而是在通常压强下氮气不溶于血液,当压强达到3个大气压时氮气开始溶于血液,且溶解度随压强增加而迅速上升。由于血液中溶解了很多氮气,相应的含氧量就下降,出现供血不足现象,长时间供血不足,人难以承受。

  刘定不是设计师,但他很认真地用专业软件模拟飞碟内部的结构,做出了装修设计,确保那有限的空间不浪费。

  最后将总共只有五十个平方区域的的飞碟分为几个部分。

  工作区约十五个平方,包括飞碟显示屏、办公桌椅、电脑终端、墙壁显示器,飞碟窗口,一个高端皮沙发。

  卧室十二个平方:一张床,一个衣柜,边上正好是一个可以看星星的窗口,前面还有个五十五寸电视屏,还有个折叠的电脑桌。

  机房仪器间八个平方,包括蓄电池、服务器、望远镜等仪器,其中望远镜也对准一个飞碟窗口。

  最后还有个比较小的客餐厅,一共十五个平方,包括一个沙发、一个茶几、一个餐桌,一台冰箱,一个微波炉,其中还分了三个平方做了一个狭小的坑式卫生间,还有淋浴,而客厅也正好用完最后一个飞碟窗户。

  飞碟有四五米高,因此做了两层,由工作区的一个楼梯通上去,下面高两米二,由于是飞碟状,下面宽,上面面积就小了,只有二三十个平方,放着大水箱、各种仪器和杂物,中间层里还有各种电线之类的隐蔽工程。

  飞碟最下面五十厘米高正好也偏窄,正好拿来做隐蔽工程,由很多小铁柱子和钢筋支撑,铺上木质地板或者大理石砖。

  下面不仅用来走线,还分为一个氧气罐储存区、三个氮气罐储存区,用来释放气体、调节温度,三个杂物储物区,一个废水搜集区,最后卫生间地下那个就不说了,装有传感器,满了由刘定负责“挪移”出去。

  一个人装修真是个苦差事,前前后后干了两个月,生生变成个装修工人,不过有点事做也好,忙起来才不会想东想西。

  好在他可以通过意念控制东西的摆放,不然两个月肯定是搞不定的。

  白天装修,晚上编写一款主控客户端软件,将所有仪器软件做数据抓取,集成到一起去处理,以后只要打开一个软件就能做所有事情了。

  除此之外他还买了很多软件,比如离线百科之类的。

  装修过程中他还灵机一动,多用了一些细小的水管流经机房那个产热大户,再装一个二级水箱,由于液压效应,水管可以在下面蜘蛛网一样随便变换,充分接触机房那些产热高的部件,生成温水甚至开水,既能散热,又废热利用,一举两得!

  当然根据热力学效应,这些热量最终还是要消耗一样多的液氮去降温。

  要是这个多余的气体能有一个管子自由排到外边就好了,那就真的是一个全自动的生态系统了,只要定时充电和补充液氮液氧就行了,不需要运行过程中由刘定定时去干预。

  只是万事难以十全十美,有时候虽然只是往外边接个管 夜幕層層,點點燈火燃璀璨,車如流水路如虹。

遠望重重,沉沉天際入山影,峰似巨劍月如弓。

天空中月亮的顏色在微微變幻,光芒也忽明忽暗,這也是由于那異變的太陽所致吧,好在至今沒有人說月光存在多大的問題。

只不過在這光怪陸離的月色下,這城市、那遠山顯得更加神秘莫測,更加迷幻如夢。

路正行所在的這間客房的面積相當大,基本規格相當于酒店的總統套,按照路正行的要求又加擺了幾株綠植, 環境舒適,優美清新。

路正行再次坐回沙發上的時候,月慕云為他道上了一杯香茗。

茶的清香慢慢地彌散開來,似乎也浸進入了路正行有些迷離的思緒

他揮了揮手,示意恭敬地站在一旁的月慕云也坐下,月慕云卻沒有敢坐下,只是又后退了兩步。

路正行在想事情,這兩天的經歷讓他感覺恍如夢中。

昨天早上他還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司機,而今天公司的總經理就站在自己的身旁端茶倒水。

人世無常,竟能變化的如此顛覆,這讓他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

但不管怎么說,現在的自己是得了好處的,至少不用再為父親的醫藥費擔心了。

他剛才又核實了一下,父親那邊巳收到了5萬塊錢,但他還是想抽空回去看一下。

路正行這輩子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一個幫派的首領,有這么多人圍著自己團團轉,并且自己具有了那些讓他此前無法想象的超強異能,并且還有了一個神秘的路公子的身份。

看著站在屋角的的月慕云,路正行腦子里在想著一個問題,怎么讓路月慕云多說出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明晶則對路正星這種縮手縮腳的態度很不滿意:“你現在是路公子,你想問什么就問,你問的問題,越古怪越刁鉆,越能表現出你真的就是路公子,你這樣縮頭縮尾反而會讓人產生懷疑!”

一語點醒夢中人,路正行便開口對月慕云道:“你把你所知道的那個小妖女的事情都說一說吧,順便讓我也理理思緒。”

路公子一向是一個奇怪的人,月慕云以為這是路公子在考驗自己什么,她沒有絲毫猶豫便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性都講了出來。

月慕云講的很有條理,哪些是他見過的,哪些是他聽過的,哪些是他推測的,都講的有板有眼絲絲入口。

古人有句話叫做隔墻有耳,今天依然是這樣。

房中兩人并沒有發現有一束細小的激光束正射在窗戶的玻璃上,而這道激光光束正在把房間中的圖像和兩個人的說話聲音準確無誤地傳遞了出去。

阴沉沉的光线中,只见这人惨白已飞驰到远方,眼前所有的事,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从日升到日落,天边渐变的云彩笼罩在沉寂的城市之上,可是往往美好里都藏着难以寻觅的罪恶。

任雯和陈铭康两人没过多久便从刘磊家对门走了出来,昏暗的楼道接触到声音后,下一秒便亮了起来。

“陈老师,这个男人我总觉得有些奇怪。”任雯拐过楼道口,脑子里的场景依旧停留在那间屋子。

陈铭康摁下电梯,门上映衬出两人的身影,“怎么奇怪法?”

“尽管这个男人坐在轮椅上,但身高我感觉超过了185,另外我坐到了他们家的沙发上,茶几的距离跟在刘磊家的距离几乎相同。”

“还有呢?”屏幕上的楼层数再不断变高。

任雯又想了想,“他家的环境跟他本人的形象完全不符合,一个邋里邋遢,蓬头垢面的人居然把家里收拾成这样,有点矛盾。”

“叮——”电梯门在两人面前开了下来。

“这都是表象,我最后提到的那副拐杖你有没有注意看?”陈铭康进去后主动摁下了1层的按钮。

任雯摇了摇头,“我始终都在观察他这个人,并没有注意到,那个拐杖是有点不对吗?”

“那根拐杖是这样靠在墙边的你还记得吧?”陈铭康在电梯里做了一个手势,比划了一下。

任雯看着陈铭康不知道他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他说过那副拐杖是做康复时用的,而且做康复的时间是每天下午,再加上平常一些琐碎的时间,拐杖使用的时间并不会短。但是拐杖的底部却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印子,这是为什么?”

“您是说这副拐杖他好久没用了?”

陈铭康点了点头,同时电梯也到达了一层。

“任队,我觉得这个男人值得一查,虽然不能确定他跟本案有没有关系,但从目前来看,可疑点还是有的。”

任雯对陈铭康的洞察力丝毫不惊讶,原来在京州的时候他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很多案子走到死胡同以后,都是因为他觉察到了现场的蛛丝马迹才能侦破。

【云清市专案组】

任雯回到办公室后,见贾章赫一脸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要不是还能看见他的胸膛在上下起伏,真可能会被误以为是死人。

“振作一点,像什么样子!”

贾章赫无奈的晃了晃身子,“老大,查过监控了,还问过路人了,不知道宏哥找谁去了。他也不跟我们说,调查组的人刚走,说明天过来的时候必须要给出解释。”

“那段时间他自己没解释吗?”任雯有些狐疑的看着贾章赫。

“不骗你啊老大——”贾章赫一下子直起身子,“老大,你说会不会宏哥去见女孩子了,所以不好意思说?”

任雯愣了愣,随后拿起桌上一本书就扔了过去,“你想什么呢?这是在办案子。”

“任队,外面有个女孩找您,说非要见您,我让她在楼下等着。”一个值班警员突然走了进来。

贾章赫一听眼里顿时冒光,“老大,我说什么来着,宏哥肯定是去找女孩子去了,要不然怎么会——”

“闭嘴!”任雯狠狠的瞪了一眼贾章赫,“让她到会议室来吧。”

贾章赫撇了撇嘴,灰溜溜的跟在任雯后面进了会议室,他也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如他所想的那

第四阵基会有人顶上,正是树之星空不断靠近陆隐的陆家遗臣,以及第五大陆修炼战气场域的人,这些人虽然数量不多,却勉强足够撑住一个阵基,只要半祖数量足够就行,毕竟阵基已经不是战场了,新大陆,才是战场的尾声。

  一个万知一,一个痕心,足以。

  树之星空,白望远几人经过半个月的横扫,将新大陆对修炼者有威胁的半祖级高手清理。

  “陆小玄怎么说?”,夏神机问道,看着白望远。

  白望远道,“陆小玄说会有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朵太阳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想炼丹

车辙背影

我想炼丹

怪诞的表哥

我想炼丹

执笔乱红尘

我想炼丹

道在不可鸣

我想炼丹

黑山老鬼

我想炼丹

维维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