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对外特情局!》。

一座火山口上,巖漿不斷地從火山底部噴出,打在火山口處一塊不起眼的石頭上,而這塊石頭卻變得更加明亮了。

山腳,李天青看著那個癱坐在地的白宇,差點沒忍住笑出聲。急忙定了定神,安慰道:“白宇兄啊,那隕石又沒砸到你,慌個什么。”

“你站在那底下試試,當時那石頭離我的腦袋只有一厘米,我這輩子都不敢招惹名字好欺負的女人了。”

“額…,”李天青捏著鼻子說道,“要不你換條褲子先?味有些重。”

“媽的,別給小爺再碰到那娘們,等小爺下次出來一定在陰陽境干碎她。”白宇尷尬地看向李天青,“要不還是你們回避下,我剛剛中了那女人的毒,下肢癱瘓動不得啊。”

李天青轉過頭去,說道:“白宇兄當真是我輩豪杰,即使大敵當前也能說出那樣的話語,小弟佩服,佩服。”

“咳咳,青天兄,我們如何處置這個小屁孩兒,為了她我們可是花了大功夫的。”白宇重新換了一條褲子站起來說道。

“還能怎么辦,把她叫醒,讓她交出一些個家底,反正我們不虧,這相當于是那火精靈之外的額外收獲。”

白宇疑惑道:“那火精靈不是都給我們放跑了嗎,哪來的收獲?”

“哦,”李天青急忙解釋道,“口誤,口誤,看這小姑娘穿得這般火紅,不自主地就聯想到了那只火雞。”

李天青真想抽自己兩下,這都能說出來。不過還好白宇兄沒有懷疑。

他走到小姑娘的身旁,睡著的小姑娘顯得更加可愛了,淡淡的眉毛微微皺起,小臉紅撲撲的,性格倒是有些憨厚,不然也不會被他們抓了過來。

李天青輕輕撓了撓小姑娘的腳底板,沒想到這小姑娘翻了個身繼續睡,絲毫沒有因為地板的火熱而不舒服,反而睡得十分香甜。

白宇則在一旁偷偷報復著這個小姑娘,手上的黑炭粉不停地抹在小姑娘的臉上,很快,一個碳球就變成了兩個。

而這時小姑娘似乎終于睡夠了,伸了個懶腰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著面前這個黑炭大叫道:“鬼啊!”

接下來就是兩個黑炭的互相嘲諷,似乎兩個黑炭都沒注意到自己也是那個黑炭,吵得不亦樂乎。

撫了撫額頭,李天青說道:“白宇兄,該干正事了。”

“對,該干正事了小黑炭,快把你身上的寶物交出來,不然哥哥把你丟進這火山口中,讓你真的變成黑炭。”白宇樂呵呵地威脅道。

可誰知小姑娘不僅不怕,反而還威脅起了他們:“你們若是再不帶我去找小柔姐姐,我就,我就哭了!”

看著小姑娘憨厚的模樣,李天青內心掙扎了半秒鐘后終于下定了決心,還是自己動手找吧。

“白宇,按住她,我來找找他身上有什么值錢的東西。”

“好嘞。”

即使小姑娘再哭天喊地的也沒用,碰上兩個雁過拔毛的狗賊她能留下身上的衣服都算這兩個狗賊有良心的了。

“青天兄,要不把這小姑娘的衣服也拿了吧,火蟬絲做的,防御力很強的。”白宇是

“到底發生什么了?”露娜·馮的眉頭一皺,面露些許不悅。

剛認識這位藤原先生的時候,他才華橫溢,風度翩翩,在她諸多的追求者中,也能脫穎而出,倒是讓她考慮過,若是以后選擇夫婿的話,他倒不失為一個不錯的選擇。

雖然這位藤原先生僅僅只是伯爵之子,但憑著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就是一名六級附魔師的身份,不能說不優秀。

哦,這個六級恐怕已還已經是過去時了。

只是現在,他發瘋了似的大吼大叫,不顧眾人回顧他的眼神,卻讓她感覺他......

他走进去,关上门,开始找火折”他眼睛里还是带着那种浓浓的

凤翔城,虫族母巢。

  萨鲁法脸色凝重的看着面前四副悬在空中的虚空投影,脸色黑得有点厉害。

  “那些……究竟是什么种族的生灵?”

  他在口中喃喃,脸上已经不复之前那般的沉稳自信,说白了,那就是有点慌了。么,以一敵百不過爾爾,你若是讓我來教,不出半年便能獨斷江湖,馳騁沙場,怎么樣,要不要接受我的指導。”做師傅的自然要指導弟子,可他并不想緩緩馳之,他要林痕永遠記得這些美好的日子。

“那真是多謝師尊了。”他不怕苦,怕便怕自己沒有資格。兩人都有自己的算計,卻都覺得對方進入牢籠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对外特情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道医赘婿

紫月君

道医赘婿

梵砂

道医赘婿

七义之戚少

道医赘婿

沈阅

道医赘婿

黄朱碧

道医赘婿

很废很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