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欧阳家的母老虎!》。

你为什么要抓住我的出。群雄也越战越勇

青橙坐回椅子,讓自己正對江臣,笑著說道:“江老板,我想知道的東西大概都知道了。剩下的一些就得等時間來告訴我答案了。對于這份工作,我是很滿意的。所以,那就請您正式開始對我的面試吧。不知道我有那些東西是你想要了解的?”

江臣搖搖頭:“沒什么需要了解的。這份工作本身就并非什么技術性的崗位,也沒什么技術含量,誰都能做。之前月老提出的唯一一點要求無非是顏值過硬。而青橙小姐似乎也符合這一點要求。”

青橙似笑非笑地說道:“我以為書店或者江老板這樣的高人對于容貌這種外在的表現并不是特別的在意。沒想到原來也和大多數的人一樣俗氣。這倒是讓我有些失望。”

江臣繼續搖搖頭:“打開門面做生意,歸根結底不能只為自己高興,還是要服務于大多數人,不然怎么賺錢?而且設置這個職位的根本目的本來就是為了吸引更多的人來買書。所以這倒也說不上俗不俗。如果你硬要說我是高人不在意的話,其實也沒錯。我確實不在意,甚至是你的內在,我也全然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是你能否給我的店帶來我想要的東西而已。至于你能從我店里獲取些什么,我只能說,請自便。”

這番話無論是誰聽起來,都絕不是悅耳的奉承,也不應該出現在老板面試新員工的場合。不過所幸在場的兩個說起來都并非常人,也就沒什么人會在意。

青橙也只是象征性地嘆了口氣:“現在像您這般誠懇的老板,大抵是不多見了。”

“我并非誠懇,只是當手中掌握的力量越來越強之后,我已經不習慣于和別人討價還價而已。”

江臣說的是實話,而實話往往聽起來都有些扎心。即使青橙自覺不受一些世間常理的束縛,還是覺得這番話有些難以接受。不過也只是難以接受而已。

“這就是俗話說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江臣依然實話實說:“既然要在別人屋檐下避雨,那么低頭大概率是必然的。即使有少部分的人不必低頭,也是因為別人的屋檐太高,而他們太矮,仰起頭也碰不到。自然就沒這種煩惱。”

“江老板的意思是說我的個頭太矮?”

“那倒也不至于。”江臣笑了笑,“只是人站在高處久了,看什么都不覺得高而已。”

這同樣是實話,還是江臣輕易不會說的實話,但今天他說起來卻顯得格外自然。

江臣的這種坦率讓青橙也放下了還存有的一絲拘謹,她甚至笑著開起了玩笑:

“我覺得,像是我們這樣的對話,放在其他面試現場,八成是要談崩了。”

江臣沒笑,搖了搖頭,話里卻也是在應和青橙。

“你說的有些低了。是十成十的談崩了。”

“那么,我可以理解為這次面試的結果,是我成功通過了嗎?”

“恭喜你。”

“也同樣恭喜你。”青橙忽然想到了什么,繼續說道:“對了,我知道現在的風俗,公司和員工之間都是要簽個合同的。我難道不需要嗎?你就不怕我做了幾天,轉頭走了?”

這個問題是真的很有意思,反正江臣已經很多年沒聽到過類似的了。畢竟之前和他簽訂契約的人最擔心的往往是江臣不履約,而不是站在江臣的立場上去關心江臣。

這種意義上的“換位思考”,在江臣看來,有些“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意味。不過既然青橙都不在意,他就更不會在意了。他只是無所謂地說道:“開店這么多年為止,我好像還沒遇到過能夠放我鴿子的人,如果你能做成第一個。我其實還挺期待。”

江臣是真的無所謂。

因為書店開到如今,早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一個龐然大物,也不再僅僅關乎江臣一個人的利益。即使真的遇見別人毀約,甚至不必江臣親自動手,自然有書店的其他利益相關者會奮勇向前,幫他處理這種事。而且江臣覺得,到時候必然還有一批利益無關的吃瓜群眾會自發的前來湊熱鬧,幫助江臣狠狠教訓一下青橙這個螳臂當車的蚍蜉。

“不過你既然提到了,那我們還是尊重一下現在的風俗好了。”江臣打開面前的抽屜,從里面抽出了幾份合同,擺到了桌子上。

青橙拿過,掃了一眼標題,一份《勞動合同》,一份《保密合同》,每份各三份。也沒往下細看,青橙對著江臣伸出了手。

江臣非常默契地將一只黑色簽字筆放在青橙的手心。

青橙想也不想,拿起筆就填。

如此干脆利落的動作倒是讓江臣笑著提問:“你都!爸你说说好话,我真的不想被踢出去!”

齐修竹有些慌了,赶紧摸索着抓住齐宏景的胳膊,哀求道。

之前在电话里听到齐安民要把自己踢出去他就惴惴不安,如今亲耳听到更是绝望。

齐安民再如何说都是齐家家主,手里真的就握着踢人出族谱的资格。他想不害怕都不行。

“呵!我齐家三代子弟就修竹一脉男丁,大哥你话不要说的太满!”齐宏景扶住惊慌失措的儿子,冷冷瞪了一眼齐安民,而后又回过头来看向齐修竹,道:“慌什么,有我在,谁都动不了你!”

“是啊儿子,等这风头过去,你依然是我齐家唯一一位三代少爷!”齐修竹妈妈也是附和道。

“真的吗妈?”齐修竹辨别着声音朝自己母亲那边看,不敢确定的问道。

“当然是……”齐修竹母亲方才张嘴准备给齐修竹打定心针,那边齐凝霜的声音已经打断了她。

“三婶,修竹表弟的事情已经是死局了,这风头过去,他就凉透了!”

齐凝霜脸上表情异常冷漠,明显也是来踩齐修竹一脚的。

那模样与前两天婚礼上还跟齐修竹极为亲密的齐凝霜判若两人。

而听到她这句话的齐修竹,脑中轰然炸响,心再度不安的跳动起来。

“凝霜侄女,你什么时候跟大哥学会了?这刻薄模样可不好!”齐宏景一手抓住激动的齐修竹,转头朝齐凝霜瞪过去,眸色锐利,像是要将人一口吞掉。

“咕咚~”齐凝霜不自觉的后退一步,毕竟是女孩子,被自己向来狠辣的长辈这么盯着还是有些害怕的。

“凝霜,别怕!”黄俊杰适时接住齐凝霜,将人护到身后去,迎上齐宏景的锐利眸光,丝毫不惧,“三叔啊,凝霜是女孩子,可经不起你这么恐吓!”

“若是三叔对凝霜没有想法,最好还是不要吓唬她,若有……”说到这里,黄俊杰顿了顿,傲然道:“呵呵,我黄家不介意跟你较量较量!”

黄俊杰话音刚落,齐安民就忍不住站住鼓掌,连声称赞,道:“好!俊杰说的好!我女儿加了个好丈夫!”

黄俊杰和齐凝霜不过是家族联姻,真要说起来,是没有什么感情的。放在以前,黄俊杰也不会为了齐凝霜说出这种话。

但今次不一样,齐家三房的得罪的是整个江北省都首屈一指的唐家,绝无翻身的可能,这时候不来踩一脚,顺带搏一搏岳丈家的好感,就是傻子了!

“好一个黄家!好一个黄俊杰啊!”

齐宏景气的不住点头,果真是墙倒众人推。

“三弟,你稍后还有贵客要招待,我们也不多叨扰了,告辞!”

齐安民看自己这火加的差不多了,也不准备久留,当即转身带着自己女儿女婿离开。

看着这三人离开的背影,齐宏景眼里闪过一抹怀疑之色,贵客?他还有什么贵客会来访?

狂风呼啸而过,将本就变色了的天晕染的更昏暗,活生生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

城南一个破旧的小区里,吕泽手里拎着个垃圾袋,正往公共垃圾桶走去。

他扔完了垃圾,抬头看着天空那若隐若现的积雨云,半晌儿方才道:“来的真是时候啊!”

他不久之前才修成内劲,昨夜又引了月华之力洗涤己身,已经到了可以修炼师父那神妙功法的时候了。

功法刻印在吕泽脑海里,是他那个便宜师父临走前传授的。

这功法的名字吕泽不知道,他师父也不知道,只说修到了一定境界,或者遇到什么大造化,自动会明白。

而这神妙功法的第一层便是修天地间最为强悍也最不常见的雷电之力。

这雷电之力必须是精纯的木乙精华,从天而来,未落凡尘的精粹!

也就是说,要在天有电闪雷鸣之时修行,而且不能等到那雷电落地。

“这不是让我上赶着被雷劈嘛?”

吕泽抱胸思考半晌,突然明悟了什么。

想通这一层,他愈发觉得自己那个便宜师父是个不靠谱的。

这什么坑爹的神妙功法,怎么看着感觉还没修到第一层,修者就死了?

“轰隆~”

不等吕泽踟蹰出结果来,天边的积雨云跟雷云交错,已经有雷鸣响彻在天地间了。

“罢了,至多不过一死!”

吕泽一咬牙,快步朝着公园后边的密林走去。

下雨天,这里可是能最招雷劈的地方。

他暗中好笑,索性闭起了眼睛。尊者早已名声显赫,而且已隐迹

其实黑衫童子这话错了,经过星辰司海边,进入东州也是可以的,第二个来说,雷州北部,也可以进入。

但是这两条道很好被堵住。

不死妖君琥珀一般的手,搓着两颗黄石道:“有可能!”

宝船上,顾之卿起身吩咐道:“停止前可直接让整个部族提前搬迁出去!并且事后还有丰厚的奖励!图鱗神色一正,沉声道。

很明显,他们几个妖皇是绝对逃不过战事了。

“呵呵!”

“仅仅是这样的话,诚意不够!”

“我们明日就开始搬迁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欧阳家的母老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尽天桥

辣椒雪碧

无尽天桥

天佑

无尽天桥

火龙果呀

无尽天桥

穆烟

无尽天桥

容小九

无尽天桥

陌伊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