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惹人嫌》。

灿烂的阳光投射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上,远处,高险危立的悬崖上但那时我已差不多落到谷底了,下面是一片荒地和沼泽,除了一

天色完全的暗淡下來,秦輝平靜了一下心情,打算回去休息,他剛轉身便看見一個匆匆而來的身影,看見那人秦輝愣住了,來的正是他的父親,也是秦家第十三代家主,秦雷云。

“輝兒,你怎么在這里,我不是聽說你出事了嗎?”秦雷云快步走到秦輝的身邊,扶著他的肩膀上下打量一番。

中年男人眼中的安心和關懷讓秦輝鼻尖一酸,但是不讓父親擔心,他堅強的露出一絲微笑。

“父親,不用擔心,我并沒有什么問題。”

秦雷云眉頭緊鎖,今日和他同族的兄弟,秦家的三爺特意來到他面前嘲諷他一番,不僅把他說的一無是處,還提及了自己唯一的兒子秦輝。

在他口中,秦輝可是墜入山崖將死之人,難不成他騙自己的?

想到這里,秦雷云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輝兒,今日你三叔來找我,說你掉下了山崖,命將不久矣,我當時聽見這個消息,簡直嚇了一跳,所以立馬趕了過來。”

聽到這話,秦輝皺起眉頭,自己墜入山崖只有白蓮兒一個人知道,但是秦輝相信,為了偏輕關系,他們肯定不會到處亂說,那么三叔是怎么知道的?

看來這件事并不簡單,想到這,秦輝沒有再隱瞞,把之前發生的一切都說了一邊,提及白蓮兒秦輝中心慚愧。

“父親,孩兒不孝,竟然為了那種女子差點丟了性命,是我對不起您,不過您放心,經此一劫我已經長記性了,知道以后的路我真正要追求的是什么。”

秦雷云看了自己兒子一眼,少年的目光中充滿鑒定,讓他很是欣慰。不過被秦輝這么一說,他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哼,近幾日你三叔不知道得了什么機緣,實力攀升勢如破竹,現在已經和我不相上下,看來他已經不滿足現在的位置,把目光定在了我的身上。”

秦輝了然,父親在秦家排行老二,在眾多的叔伯當中實力翹楚。雖然如此,但是當年父親當上家主的之后,依然有不少人不服。

當年能和父親一爭家主的,只有大伯和三叔,不過大伯后來醉心修煉,便不再糾結家主的位子,只有秦輝的三叔,自小就是一個心胸狹窄之人,當年和家主之位失之交臂,便記恨在心,一直把秦輝父子視為眼中釘。

秦雷云心里明白,老三秦賀在就覬覦家主的位子,而且秦賀的兩個兒子,是烈焰宗內門弟子,天賦上乘,相比自己的兒子,那更是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所以秦賀一直覺得,秦雷云沒有資格坐在那里,這些年雖然秦雷云兢兢業業為秦家操持,但是因為秦賀的兩個兒子在烈焰宗越來越受到重視,就連長老們都不得不估計秦賀的態度。

如今秦輝遇難,多半是老三那邊動的手,秦雷云心中惶恐,如果他們對付自己,那見招拆招他絲毫不懼,而那些人竟使一些下三濫的招數,利用兒子的安危威脅自己。

“輝兒,要我看,修煉也未必是唯一的出路,不如…眼神,你要說沒問題,張遠寧可把暗衛解散。

這邊噓寒問暖后,柯清兒也是懂得把握一個度,她猜不出來嫻公主跟這位明玉公子的關系,說是故人看上去其實有點像情侶。所以她聊了兩句后就接骨走開。柯清兒走開后,嫻兒露出了黃鼠狼偷雞蛋的表情,一臉奸猾的對張遠說,這位清兒姑娘打算介紹給他。結果一轉頭,看到張遠那雙大眼睛已經瞇成了一條縫,嘴角還微微上揚,從小一起長大的嫻兒太了解這個笑容了,有人要倒霉了。

“她有問題?”就是因為太了解了,所以嫻兒第一反應不是懷疑自己四哥,而是懷疑柯清兒。

“理論上來說不會對你有害,不過我會留個人在你身邊幫襯著點,小心為上。咱們皇家出來的從小從陰謀詭計中長大,出了皇宮不能說被別人算計了,就連吃虧也不行。無論將來兄弟們中誰坐那個位子,我們,都不能丟掉精明。”張遠說的是大方向,嫻兒點頭表示同意。

“到底是哪邊來的?”嫻兒也不是不學無術,皇家教的絕對不會比農家差,皇子放在外面個個都能當人才。

舉個例子,清朝皇族大家都知道吧,你們知道那些皇子們學什么么?光語言這一塊就是漢語蒙語都得會,各種外語已知的都得涉獵,清朝那會兒世界格局基本上都成型了,語言方面與后來幾乎沒差。世界上第一臺蒸汽機不是外國人發明的,咱乾隆皇帝早就知道其原理的,并且制作出了模型然后就鎖在皇宮里并沒有告訴外面人,因為皇帝覺得這種知識老百姓沒必要知道,自己知道就行了。所以當外國的蒸汽機來到了大清,大清皇帝壓根就不把他當回事,自己早就知道4+4=8,你現在來告訴我1+1=2,你覺得我該怎么樣對待你?

同樣的道理,大梁國的英才教育誕生了這么多龍子,哪一個擺出去都不慫。被自己父皇認為最沒用的老三,在士林當中名望那也是一等一的。還有剛成年的老五老六,一個在戶部一個在刑部,都干的是風生水起有聲有色哪個都不比外面十年寒窗苦的差多少。就說咱們明朝有位皇帝,好好的皇帝不做去參加科舉考試,還拿了個第一名,就問你感動不感動,反正監考老師是不敢動。

嫻兒與張遠最后說了兩句胡就去招呼自己朋友去了,張遠一個人百無聊的的在園子的一角坐下,那邊馬上就有侍女給自己端了一杯茶。上好的茶葉,比以前喝茶方便多了,溫水一沖即可。也是穿越者發明的,皇家專門成立的商會,要不然自家老爹也不會有錢蓋行宮。現在,戶部那點錢皇帝都看不上,收百姓的稅才多點?現在光茶葉一項就抵得上一多半,還有各種穿越者發明的東西。

捻了塊綠豆糕丟嘴里,恩,口味比重生前的還要好吃,所以讓穿越者來是一件好事,明年還有第二批。

空氣十分的安靜,四周的人仿佛均消失了一樣,林肅皺眉看著眼前這個神秘的老人家,他觀察自己肯定有一些時間了,但剛剛為什么不出手搶奪呢?以他的實力完全能夠輕松做到,畢竟連狗爺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年輕人,淡定一點,时只见七夜嘴角微微一笑,说道:“该我了!”

千谷峰听到这里,心中不由的一怔,没想到竟然可以挡住自己奋力的一爪,真得是妖孽呀!

说完、只见七夜双手紧握长枪,然后......

生焉。故曰:“一阴一阳之.为是一只狸猫,行动时也未必能比陆小凤一向是有原则的人,这异。戴天不觉全身冰冷,一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惹人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日之纸

黄金战士

末日之纸

淡云流水

末日之纸

洛神

末日之纸

藏蓝的你

末日之纸

千堆雪

末日之纸

锦瑟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