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水系灵术晋级!》。

他恐惧的是什么?看到李寻欢的兵之攻楚也,危难在三月之内,

“難道我這一生,注定要受家族的擺布?”

想到這里,楚如嫣心中不由升起深深的無力。自己無力對抗家族、無力對抗父親、甚至連自己的妹妹都不是對手。

她想喝酒,她想借酒消愁,卻不敢讓家里人看見,于是去了那間酒吧。她既后怕,又慶幸!自己的一時放縱險些被壞人得逞,造成難以想象的后果;慶幸自己遇到了他,遇到了這個救了自己,卻從頭到尾都不提“救”字的這個男人。

“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呢?”望著他專注的身影,楚如嫣默默的想著。

任平生正聚精會神的翻著書頁,忽然感覺有人走近,他抬起頭就看到女子正端著杯熱水走了過來。

“你看了好長時間了,先喝口水吧。”

任平生笑著接過,放在一旁,“謝謝你了。”

女子搖搖頭,一臉正色的說:“是我要感謝你,若是沒有你出手相救,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設想。”她眨了眨眼睛,“我能請問恩人的尊姓大名嗎?”

任平生不覺莞爾,他擺了擺手,“機緣碰巧罷了,姑娘你不必在意,我叫任平生。”

女子喃喃道:“任平生......竹杖芒鞋輕勝馬,一蓑煙雨任平生。這名字很好呢!你也別姑娘姑娘的叫我,我叫楚如嫣,嫣然一笑的嫣!”

任平生不由笑了,“楚小姐人如其名,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啊!”

她一臉好奇的看了看桌上的材料,訝然道:“平生,你這是要參加高考?你是高中生?”

任平生聳聳肩,“我不是高中生,也沒上過學,是以社會考生參加的高考。這不,還有一個多月時間,不努力不成了。”

他說的簡簡單單,可是帶給人的沖擊可不小。這可是高考,一個沒有上過學的人,竟然想靠一個月的努力去考試,說給誰也不會相信。可偏偏他說出的話,就有一種讓人信服的力量,好像理所當然一般。

楚如嫣朝四周看了看,故作不經意的問,“平生,你的家里人呢?”

任平生將桌上的水端起來喝了一口,“我是一名孤兒,沒有家里人。”

楚如嫣雖然心中有所猜測,可是聽到任平生的話,還是頗為震撼。她無法想象這個青年到底經歷過什么,只從他淡定的氣質和所住價格不菲的房子,就可以猜測一個孤兒想要得到這些,會付出些什么?怕是自己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楚如嫣不禁想到了自己,雖然與父親他們一起生活。可自從母親去世后,她便已經是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這些年來自己拼命的努力,也無法讓家族重視。她不止一次怨恨過父親、后媽、妹妹、還有身為楚家家主的那個爺爺。但自己過得再不好也沒有缺過零花錢,也沒有缺吃少住,對比起任平生又何其幸運?

想到這里她幽幽一嘆道:“這些年過的很辛苦吧?”

任平生望著她的雙眼,好似讀懂了什么,他灑然一笑,然后一字字的說道:“我既沒有想過辛苦,也沒有感覺到辛苦庙里,身后是一座弥勒佛像,此时,他身上的衣服竟然也变了样,破布粗衣,全是补丁

  寺庙门打开了,一个眉眼如画的小女孩从门口走了过来,她猩红着双眼,眼神空洞

  “小止!”桃云青喊出了一个名字,听声音自己好像还挺高兴,但他旋即疑惑,自己为什么喊出这样的一个名字,自己又高兴些什么?应该悲哀才对吧!他想

  不知何时小女孩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眼神仍然空洞,眼白算是血丝

  看到这,他的心咯噔一下,有些惴惴不安起来,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变得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样高感到吃惊

  或许他还没有来得及吃惊吧

  但他还没有缓过神来时,耳旁又传来一声皮肤被切破的声音,小女孩手里拿着一柄精致的匕首,毫无预兆的插进了桃云青的心口

  桃云青很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皮肤没有防止住这柄匕首,它上面可没有一丝道韵啊,这样的匕首怎么会捅进自己的身体里?

  比起这些疑惑,他更疑惑的是她哪里来的这么精致的匕首?

  不对,自己怎么会疑惑这个问题?桃云青摇了摇头,却只感觉一股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直直的倒了下去,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咳…”他半咳嗽了一声,喉咙里马上被一种液体堵住,他突然感觉到了冷,浑浑噩噩的冷

  “我要死了么?”他产生出这样的想法,眼神开始涣散起来,神采开始消失

  然而,就在他眼中神采快要完全消失的时候,突然好像什么爆炸开来似的,他的眼睛恢复了神采

  “有意思!”他嘴角微微扬起,接着他躺着的身躯突兀地垮了一步出去

  原来他又上了一步石梯

  周围场景再次变幻

  他突然被人抱起,耳旁传来各种声音,但主要是两种,一种是求救声,一种是洪水的声音

  而洪水的声音远远大于人的求救声

  桃云青亲眼看着一个黝黑看起来非常老实平凡的庄稼汉子高举着一个三岁大的孩子被一股水浪打翻在洪水里,接着他和那个孩子都彻底被洪流淹没

  桃云青突然留下泪来,大叫,也要跟着跳进眼前的洪水,但整个人被人死死箍住,他不识好歹的一口咬在身后那个汉子的手上,疼得他啊的一声松开了手

  “龟娃子,不识好歹,去啊,去死赛!”那汉子放开了他,咒骂道

  但桃云青用沾满泥水的手抹了一把眼泪,跑到洪水边上,看着波涛汹涌的洪水,他害怕了,停止了脚步,突然间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他只是哇哇的哭着

  桃云青这时突然再踏一步,又上了一步石梯,眼前恢复清明,洪水和满手的泥污都消失不见,他眼角有泪划过,二十多年前,他亲眼看着父亲救人淹死在洪水里,时间久了,他连他的样貌都快记不清楚了,今日在这台阶上倒是又看了一遍

祖甚壮之,赐爵华阴子,寻除右卫将,回来。南宫平头也不回,双拳紧握

秦烽點頭說:“是的,等我引爆后,你再跟他們說我這還有地網炸彈以及很多高爆炸彈,相信他們一定會趕緊為我準備好飛行器的。”

或許是平靜下來后思維變得更清晰了吧,該星盜補充說:“大人,小人覺得關于您手中還有地網炸彈的事,應做什么,只管说话”

  “我这里还有一个武器要你打造,要赶紧打造,急用”洛崖说道。

  “什么武器让洛少如此急忙”关羽问道。

  “无声袖箭”洛崖淡淡的说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水系灵术晋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圣剑骑士传

帘霜

圣剑骑士传

弱水千流

圣剑骑士传

墨风萧萧

圣剑骑士传

阮白玉

圣剑骑士传

摇钱的叮当猫

圣剑骑士传

洛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