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徒》。

有时变赤,有时变青。蓝大先生一双锐眼中的瞳孔也已收缩我们生长的这片土地,有林立高楼,灯红酒绿;我们停靠的这个

在音乐结束之后,站在桌子上的两个身材差不多的小矮子,二人一同摆出了两个双手在胸前交叉的姿势,然后对着下边的两个头戴安全帽,看的脑子已经短路了的,化名小黑的黑无常,和化名小白的白无常就是一阵哔u...哔u...哔u....在二人很配合的绝倒在地之后结束了这场洗脑式舞会。

______

被地府流洗脑后的刘老头,在听完了阎王爷小舅子“钱好使”,不像是在堂而皇之的骗自己的一席话之后,我们的“金身正道佛”踹门老刘同志,也不知道是跳舞跳的太累了,还是被这震撼性的地府内幕消息又一个屁堆儿啪叽坐在了地上。

见三人忍俊不禁,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误以为以为是在看自己笑话的踹门老刘,索性坐在地上盘起他那比胳膊长不了多少的短腿儿一边合计着,一边念叨着说道:

“我勒个亲娘舅啊……这是造孽呀,这是作妖啊,这是半夜三更没尿起个夜,撞邪了啊,你说这天地鸿蒙大道的怎么就做出这么一个不是人闹的玩意儿来了呢?

见盘腿坐在地上的踹门老刘有些慌张,怕自己说的话太重,给面前这货下的料太猛了反而适得其反,不能被自己所用了,某个无良的把人已经快忽悠蔫了的金发衣服男,摸了一下还很是胀痛的脑袋抽了口雪茄缓解疼痛的说道:

“嗯,其实我觉得吧老刘哥啊,你也不要太悲观了啊,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在我最近几天的观察看来,他现在把所有前世的仇怨和感情全都已经抛弃了,这一世呢他本想做个纨绔少爷败光金家那难以撼动财力,但是他爱上了那个女医生了……

串门老刘低着头盘着腿儿磨磨唧唧的说道:

“他这娃子真的爱上那个女医生啦。你确定他不是几天热度吗?你难道还不了解你过去的上门女婿的心性吗?”

踹门老刘叹了口气也尝鲜是的管面前的金发小青年讨了根雪茄,一旁的欺诈之神某小舅子的第一助手,很是有礼貌的掏出几张最新款的冥币,给其点着后,化身踹门老刘的金身正道佛,吐了个烟圈,有些遗憾的说道:

“唉我挺了解金无几这孩子的,这孩子啊挺不容易的,小时候啊我金无几是跟她姥姥长大的,孩子很听话,学习又好,后来我那老大姐“走”的早了几年…没等到这娃娃成年就把孩子交给他那不靠谱的老子了,但是呢,他娘挺不错的。

他和我们家婉君在一起处对象四年多,我也没拦着他俩,但这小子挺规矩的,没“碰过”我们家婉君的身子,这一点我老头子看着舒心对眼儿啊!你们俩可能觉得我太不懂人事了,看的太紧了吧?!

嗨那是你们不懂为人父母的心啊,你看我说这干嘛,和你个八辈子搞破鞋破罐破摔的主讲这个干嘛?!

看着面前忽而清醒,忽而糊涂的;被某个修成正果的菩萨附体却不自知的踹门老刘,金发西服小青年不好意思的松了松衬衫上的领带,尴尬的咳了一声后尴尬的说道:

________

没…没……没事您接着说…要不再来灌地府特供饮料?,雪茄太呛人抽多了叫水。

小白再给刘老哥拿灌地府特供,给我刘老哥漱漱口!!

没理会又想着作妖的小青年,金身正道佛踹门老刘一口气干净了整灌地府“隔壁老吉凉茶”打了个饱嗝,涨红着脸继续说道:虽说婉君和我那不争气的儿子都是我领养的吧,都是我从大街上捡来的,但是我带他们俩视如己出啊…

我那儿子也对他的姐姐如同亲姐姐一样,在知道了婉君被糟蹋以后跳河自尽了,我那娃当天晚上就恼了…

仗着我曾经传给他的一些佛门“龙象之力”,“金身佛法罗汉功”就在金无几死的那一晚,拿着我的扁担就去找金家大少爷的狗腿子们玩儿命去了。

唉这就成了个误会了呀,现在这个误会,我也没机会跟他说了,我通过阴阳眼知道金无忌现在这个灵魂已经不是过去的金大少爷了,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灵魂竟然是那个倒霉的短命娃金无几呀。

你们仨以后在他身边,我倒也放心了。今天因为你们啊我又用了一回金身正道佛《罗汉降魔功--金身像》”你们啊造孽啊,我说某神他小舅子呀,你知道这金身罗汉相的功夫吧,身为八世今生的你肯定比我懂,

这西天佛祖的《罗汉降魔功》在大成之境融汇金身之前,每次用这个功夫就要折一次阳寿啊,每次动用的阳寿都要比上一回要多,我这一辈子救两个娃娃的时候用了一次,干工程的时候救工人用了一回,还有一回就是这一回了,算一块儿,我已经折了十几年的阳寿了!!

忘记了地府的一身家当都在他身上的踹门老刘说道:

“我现在的身体吧,给自个儿算过活到六十就差不多了,我现在四十八岁,没准儿出了这门儿就玩完”

听完了踹门老刘的话,以后啊,我们的“欺诈之神,地府洗脑流专家”阎王爷小舅子金好使大师,心里是缺德冒烟的笑开了花了,嘴上却一本正经的说道:

“行了行了,别跟我扯这个啊,《罗汉降魔功》是折寿,但是又不是不能化解的,你现在身上有两个镯子是我刚才和你跳舞的时候啊,感觉你唱的歌词里有一种看透红尘,阴气附体的感觉,我就偷摸的给你放兜里了,就在你左边那个裤兜里,你摸摸兜里有没有,

踹门老刘红着眼睛有些紧张的在身上摸着,拿出来的同时,

一旁的小白白无常说道:

“天地幽冥,以万鬼化阴德之浩荡,白吉生之像法”

一旁的小黑见状也很实像的念起了没“什么卵用”的反生咒说道:

“天地幽冥,以功德反魍魉之戾气,冥海渡之阳寿”

最后装模作样的的二人说了一句话:

“化吾为王,十殿阎罗亲点血肉重生之道,鸿蒙恩德,”_

_______

“反生一甲子之阳寿!吉六十载!”

通阴之后则为得道,也就是得大道者的意思。

当年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就已经得道了,至于他出了函谷关后去了哪里那就无人知晓了,因为出了函谷关的老子也已过了得道这一境界,从此以后世间再无其人。

所以,无人知晓得道之后又是如何,只有传说。

王长生的身影率先出现在山头上,人还未到,声已至,他冷声说道:“白马山为九连山支脉,经南岭直到昆仑,为九连山龙脉分支曾立国南越,谁给你们的胆子来此擅动的?”

山头几人见有人突然到来,顿时一惊,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皱眉说道:“这里的风声怎么走漏的,暂时不要管这些,他若是敢管就给我全力拦住,破这条支脉的事,不容有误。”

“嗨!”另外几人应声点头,王长生听闻后顿时眯着眼睛说道:“鬼子?”

王长生也随即恍然了,断这条支脉的后果这群人肯定知晓,他估计也不会有人如此胳膊肘往外拐,干这种吃里扒外的事,但要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就没什么可诧异的了。

曾经生灵涂炭的战乱年代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伤疤肯定还在。

“唰”周皇帝此时已经跃然而上,落在了王长生身旁,他瞥了眼对方,皱眉说道:“什么意思?”

王长生抬起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说道:“没啥意思……”

周皇帝张了张嘴,无语的说道:“吃你一顿火锅,这代价可真不是一般的大,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啊”

对方四人一字排开,只有那拿着罗盘的风水师还有发号施令的人没动。

王长生放下手,低声说道:“一人两个,行么?”

“男人都说不行么?”

“平平呢?”

“你还指望一个拉二胡的过来手起刀落?”

周皇帝无疑是个手嘴都很痛快的人,他这边说着话同时脚下也动了,最先开始了手起刀落。

他不知道王长生为何要插手,但知道自己这一顿火锅不是白吃的,不为了别的,只为自己看他顺眼,也敌视这帮鬼子。

周皇帝率先冲了过去,身影如鬼魅一般,伸手就抓向面前一人,但让他有点出乎意料的是,对面这人的动作似乎较他还要快了一分,周皇帝明明已经看见自己的手已经摸向了对方,但手下却落空了,手掌径直从他的影子上穿了过去。

这就不是残影了,是忍术。

“噗”对方的影子爆起一股青烟,散了。

下一刻这人单手抓着一根树枝,荡在了一棵树下。

王长生见状,棱着眼珠子说道:“动我龙脉的事是一件,擅自越界又是一件,说破了天去,今天我都得要把你们留在白马山上,以儆效尤了……”

王长生单手朝天,肩膀一动,那把七寸长的桃木剑就从他身后的包中凭空飞出,顺着他的手臂跃上半空,王长生说道:“八百里瀚海无人烟,连绵不绝昆仑山,昆仑观弟子观下行走王长生,代观替天行道……斩”

昆仑观就是护佑龙脉的那一片天,自然可以称一声,替天行道。

“唰”那一把七寸长许的桃木剑,瞬间就好像跨越了空间的界限,随着王长生的那一声斩,飘然远去,剑尖刺向另外一人,对方如周皇帝先前对峙的那个一样,身影爆起一股青烟似乎就要遁走,但未想到剑来的太快,那青烟刚起,剑尖已然从这人身上划过。

一股血箭从他肩头飙出,此人的身子刚刚跃上半空就“噗通”一声砸在了地上,随即王长生两步跨了过去,抬腿脚落,四十二码的鞋底重重的踩在了对方的胸膛上,同时两根手指并拢,轻一环绕,已然远去的桃木剑在半空中兜了半圈之后一转剑身,随着王长生的手势就劈向了另外一人。

周皇帝见状,心里顿时惊了一声,王长生出手如此的干脆利索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但也升起了一股争强好胜的心思,没办法,他这人就是愿意攀比。

你行,我也不能不行啊,刚才的话都喊出去了。

“你们有看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么……”周皇帝郎朗地喊了一嗓子,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就是问问,其实我也不会”

正在对敌的王长生脚下差点一个踉跄,但是周皇帝忽然伸出手掌一翻,横于胸前,左手掐了一道兰花指,眼神凛然的喊道:“山有棱,三千丈,一丈千里……借我一里山,为印“

“搬山为印,泰山印”

周皇帝突然横推一掌,掌心上“轰隆”声起,瞬间就拍向了第三个人。

对方见状明显一愣,不知所谓,但他两手快速交叉指尖频繁交错,忍者中的结手印就是对敌的一种方式,一道完整的手印结完就是一招。

此人嘴中喃喃念着咒语,手速极快,当周皇帝一掌拍过来的时候,他也恰好结完了一道手印,随即嘴中“吼”了一声,自他双手上凝结出一记火光迎了过来。

周皇帝嗤之以鼻的冷笑了一声,说了句小巫见大巫,就只见一道山峰虚影突然狠狠的砸了过去。

“嘭”

山影是虚的,但却是周皇帝从泰山借来的一重山峰,不只是徒有虚表,而是却有其意。

泰山印,顾名思义就是泰山为印的意思。

那道火光弱了,散了,那道山峰摧枯拉朽一般的砸了过去。

“咔嚓”这人身上顿时传来一声脆响,人直接朝着后面飞了过去,身上骨骼在顷刻间就裂了好几处,然后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身子挺了两挺都没能爬的起来。

说来很慢,但王长生和周皇帝的出手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前后不过几秒钟,两人就干脆利索的各自解决了一个。

对方四人除其二,一个正挂在一根枝头下,另外一个侧目望来,眼神之中明显透着一抹震惊。

刚听到了这君莫愁和汪香香两个人大声吼叫的声音落下之后,那先前存在于一旁的秦辉再次猛的扭过头直接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两人,此时此刻的秦辉眼中有的只是无尽的愤怒。

那站在一旁的所有人都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现在的秦辉記憶中的那個父親嗎?

葉楓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氣。

眼前的人,身穿銀色甲胄,未帶戰盔,卻不怒自威,一張與記憶中一模一樣的臉龐并沒有因為歲月的流逝變得衰老,反倒是有一種截然不同的威儀布滿其上,讓人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距離感橫在了兩......

胡铁花突然跳起来,大呼道:不道,我这一辈子,从来也没有走之捷亦智矣,卒以倾亡者,“欲”有“愿”,故能渐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诸天收藏夹

佑民

诸天收藏夹

雪满弓刀

诸天收藏夹

西土瓦大神

诸天收藏夹

畅然

诸天收藏夹

钰阙

诸天收藏夹

好吃的菜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