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夜色暗,杀机盛(第三更,求红票)》。

之副,加检校左庶子、河阳三城怀州节度观察使,以东畿汜水等五县隶焉。时走着走着,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有一天,他独自坐在雪地里,

當日下午,御風舟行到了一處瑞霞升天的地方

白云下面,一座雄偉的巨城如同一只張牙舞爪的雄獅一般臥在蒼茫大地上,給人一種野性的狂野感覺

它居然是建造在靈脈之上的城市,鐘靈毓秀之地,想來吳國的皇城也不曾有這般氣運

巨城光是城墻之高,就足有三十多丈!

巨大城門之中,無數螞蟻般大小的人進進出出,讓整座城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碩大的蟻穴,綿延了百里

由于桃云青等人是乘坐的汝陽王府的御風舟,所以他們并不是從城門進入,而是從城墻之上飛過,又行了十多里地,來到了一處莊院,巨大的廣場之上,已經有三四架御風舟停歇了

桃云青心中微懔,這汝陽王府居然有這么多的御風舟,其實力幾乎可以跟一個小宗門比肩了!

廣場之上,早有十數人在恭敬等候了,其中一個黑袍管事模樣的人,三十來歲,正在來回踱步,看他樣子,似有些焦慮,見御風舟停歇,他眉目微皺,與此同時,甲板之上的幾名紫巾力士和宋三德則有些惶惶不安了

御風舟停靠之后,宋三德二人便一陣小跑的向那黑袍管事而去,當他聽完宋三德的話語之后,突然眉光一凜,眼神中流露一點氣勢,不過瞬間就收斂了

桃云青心中一驚,他神識很強,眼前這個管事竟然也是一位修真者,他斂息之后與凡人一般無二,連桃云青也看不出來,這種手段,桃云青懷疑其人實力可能不下于自己

那管事雖有厲色,但卻并未立即發出來,與紫巾力士二人來到幾位修士旁邊,恭敬行一禮:“一路上勞煩幾位仙師了,王爺已經備好上好的靈果茶水,請諸位移駕偏殿享用!”說著讓出道來,彎腰引領眾人前去

一路上桃云青得知,此人是王府的大管家,叫莫聲谷,王府一律大小事宜都由他統管!

到了偏殿之后,莫聲谷便派人送來茶水,之后,又進來六位美貌的侍女,她們手上各自端著一個托盤,上面用紅綢子蓋住,桃云青神識早就掃過了,里面是個四四方方的盒子,因為是龜玉做的盒子,所以神識并不能透入

“這是王爺的一點小小的心意,還請各位仙師收下!”他輕拍兩下掌,侍女將紅綢拿下,恭敬將玉盒打開并遞上

只見每個盒子里面都裝有兩顆靈石!皆是一藍一紅,散發著濃郁的靈氣與璀璨的珍珠光芒

“竟然是極品靈石!王爺真是客氣了!”有修士贊道,臉上欣喜之情難以言表

“都是諸位應得的!”莫聲谷微笑的說道

余人都不客氣,將靈石收好,畢竟是極品靈石,對于修士來說,可沒有推托的理由,眾人一時都心下贊嘆,這王爺也真是大方,一來就是極品靈石,而且還是兩顆

桃云青也不例外,收了兩顆極品靈石,極品靈石一般是有價無市,珍稀異常,這汝陽王隨意送出十二顆,可見其家底殷實

“王爺有事在身,不能親自迎接各位,實屬抱歉,因此邀請各位仙師參加三日后的'萬寶大會',屆時王爺還有大禮相送!幾位仙師還請一定參加!”莫聲谷說道

桃云青卻是一愣:萬寶大會?

其他修士卻都很高興,那龐博更是笑容滿面:“我等皆是為此而來,豈有不參加之理!”說著,眼神不經意間瞥了下桃云青,說道,“不過,萬寶大會是金丹期修士的聚會,有些筑基的小輩也有資格跟我們一起參加?”

那莫聲谷道:“王爺崇尚修真,因此大會是不拘泥修士的修為的,來參加萬寶大會的修士之中,有不少帶著各自的子弟過來的,因此連煉氣期的修士都是可以參加的!”

完事之后,莫聲谷又派遣人一一帶這些修士去上房休息,又吩咐說,這三天之內,王府中各個地方都可以隨意參觀,三日后,萬寶大會便在瑯寰閣準時舉行,讓諸位莫誤了時辰

桃云青點頭,被侍女帶去房間休息了

當夜,桃云青閑來無事,決定去王府各地看看,這個王爺開什么萬寶大會,邀請的都是金丹之流,看來不是一般人,所以他想瞧瞧去,有半邊月在身,而且斂息術在身,他自問在這種普通金丹面前,他們的神識也發現不了自己

不得不說,這王府還真的挺大的,桃云青找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發現這所謂的王爺,暗哨倒是發現得挺多,不過凡人暗哨,對于修真者來說就是擺設,毫無用處

在一處花園之中,桃樹邊上,桃云青正打算撤回的時候,神識突然掃到有人,而且還是一個修士,桃云青潛了過去

當看到來人之后,桃云青心中一懔:“是他!”他道,這正是跟桃云青一起來的金丹修士之一,蟲災那天,唯一對桃云青沒有惡意的修士,他實力不錯,不是那些如同金丹能比的!此時他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桃云青瞳仁中細線浮現,目光望去,心下方解,原來那道人踏入的是一個迷幻陣,陣勢不大,但是是一種警報陣,這人也懂陣法,沒有驚動警報,而是一路慢慢破過去,看他所行的方向,依陣勢所為,還是一處極高深的隱蔽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破了過去,桃云青也跟在他身后,也走了過去

過了桃花林之后,眼前突兀多了一幢房屋,雖不如其他房屋精致,但卻陣法密布,那道人潛了過去,桃云青也潛了過去

“說說吧,你二人為何把

這個消息可太不友好了,我感覺自己被賣了。

而且還幫別人數錢了,怎么能這樣呢?

我頂多就是來表明下我很夠義氣,可真沒想有其他事呀。

“應該沒有其他復雜的事情了吧。”

我有點心虛,想來我也做不了什么吧。

寧紫馨不是還說了我要去部隊的么。

“呵呵,別怕,沒有要留下你的意思。組織這次給我的任務是配合你們打擊神武衛。從而讓神武衛以后或一定時間內沒有實力再去國內搗亂。”

聽了他......

龙青云手拧宝剑。

重新杀入敌阵,剑招凌厉沉雄,愈打愈快,手起剑落,须臾间,击倒了十多个黑衣汉子。

旭日蹉跌而下,阳光开始偏西。

此时,正是未时光景。

战斗已经结束。

权世杰和叶炳辰清点了人数,萃宝斋三十六个兄弟,阵亡六个,重伤十个,其余皆是轻伤。

东瀚一百军士,死亡过大半,很多是被弓弩穿胸而亡,其余皆被萃宝斋护卫队激愤之下歼灭。

只剩下十几个俘虏,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这些东瀚军士,皆是一身黑衣打扮,嘴里“哼哼、呼呼”地嗫嚅,叫嚷着。

似乎败给了南雍,特别是南雍的商船护卫队,是多么不可思议一件事,脸上写满了不服。

但是,东瀚这一仗败了,就是败了。

这毕竟是事实。

一个年岁稍长的黑衣汉子,看着索巴鲁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作为首领,这索巴鲁弃众而逃,真是有损女真勇士的尊严。”

眉宇之间写满了怅然若失,满是不甘,极其愤怒的表情。

叶炳辰和权世杰迈步向前,像楚翠山躬身行礼道:“二师兄,幸好你及时赶到”。

然后,像龙青云抱了抱拳,道:“在下叶炳辰、权世杰,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说完,征求楚翠山、龙青云如何处置这些东瀚军士。

经过这两日连番的征战,楚翠山已经深深折服于龙青云的武功和才智,眼神看向龙青云。

龙青云经过几番历练,对这运筹安排也渐渐有了心得,所以也不再谦让。朗声道:

“叶大哥、权大哥,吩咐下去,把阵亡的兄弟,和那些死亡的东瀚军士,就地掩埋。”

然后顿了顿道,“至于这十几个俘虏,就交给庆元府,让官府测查此事。毕竟现在是‘绍兴和议’后的和平时期,不可让东瀚寻找借口妄开战端。”

叶炳辰和权世杰不由一怔,心忖:“这些人杀了我萃宝斋弟子,岂是轻易能饶了的。”不由地看了看楚翠山。

楚翠山正要发表意见。

这时,坐在地上年岁稍长的黑衣汉子,冷哼了一声道:“算你们识相,不然我东瀚以此事为契机,势必踏平南雍。”

原来,此人是东瀚的一名百夫长,叫郎布雷,平时也算是驰骋疆场,骁勇善战的狠角色。

看惯了南雍士兵在战场上望风披靡、溃不成军的惨象,所以对这南雍汉人向来不放在眼里。

龙青云看到郎布雷嚣张的神情,以及满脸的不愤。顿时明白了许多,眉头一皱,凛然道:

“你们这些东瀚鞑子,如果真有本事,可以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厮杀,劫掠我南雍商船算什么本事?”

郎布雷似乎笃定了龙青云不会杀他,叫嚣道:“我们才不会大老远跑来抢劫你们的商船,要不是索巴鲁这厮怂恿我们将军插手玄天教的事情,我们才懒得......”

似乎是,不经意间说漏了嘴,郎布雷脸上闪过一丝惶恐,蓦地停住了嘴。

这个细微的动作,当然没有逃过龙青云摄人的目光。

龙青云拧剑上前,剑尖放在郎布雷脖子上,凛然道:“说,你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冰冷的剑刃,透出灼灼寒意,郎布雷顿感死亡的威胁,一张马脸本来就长,此时拉的更长,

“嗯,这一次也要带着她一起离开。出了北明的控制区域之后,她就安全了,那个时候何去何从,让她自已选择吧。”杨晨东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有些艰难的决定。

“夫君舍得吗?”巧音在一旁俏皮的问着。她自然不知道杨晨东的心事,只是以为对方抹不开面子,所以才寻了这么一个理由而已。

杨晨东当然不会解释这么多,更清楚,有时候与女人讲道理,那是难以行的通的。当下哈哈一笑而道:“你们应该好久没有去京师逛诳了吧,这马上......

那黑衫老者此时已走到他身侧,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找到这里老乞身。元诣阙谢老,引见于庭,稽,遽诏天下,尊孝宗皇帝为皇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夜色暗,杀机盛(第三更,求红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屠戮天地

千煌

屠戮天地

写书的老书虫

屠戮天地

星辰旅者

屠戮天地

默念霜

屠戮天地

憨厚三子

屠戮天地

越窑今诉